差不多就跟今天吃火锅一样

2020-11-22 02:50

据《重庆市知名品牌》记载,“颐之时”上世纪20年代初创于成都,其主厨罗国荣超凡的技艺曾被郭沫若赞誉为“西南第一把手”, 1935年,蒋介石在重庆设置行辕,罗国荣也到重庆银行工会顶楼,开设了重庆的颐之时餐厅,一时生意兴隆,国民党主席张群、军阀刘文辉等显要人士,经常出入颐之时。

“从新世纪之初到2008年,九重天经营一直在下滑。”九重天代总经理回忆说,餐厅最大的特色就是旋转的观景窗,但随着解放碑高楼不断刷新高度纪录,曾经的“西南第一高楼”早已被淹没在楼群中,“观景优势没了,再加上其他区域发展,客流向其他地域迁徙,生意就下来了”。

“这是一个正常现象,因为当时的重庆,繁华的基本上就是解放碑这一带。”重庆饮食协会会长张正雄介绍说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由于解放碑一地就集中了重庆几乎所有的高端消费场所,如重庆百货、群林商场等等,因此这些在当时十分“小资”的高端酒店,自然也就扎堆摆在解放碑了。

“老四川”名气大,大到在著名小说《红岩》里都跑了回“龙套”:甫志高为了给老婆道别,专程来“老四川”买牛肉回家给妻子送去。

走进位于解放碑附近的渝都大酒店顶层“九重天”旋转餐厅,从餐厅的观景窗往外望去,只见四周高楼林立,各种大屏广告和闪闪发光的玻璃幕墙几乎将视线全都遮挡住了。来就餐的年轻食客中,很少有人知道,20年前,这里是主城最高的餐厅。

当时的九重天有多热闹?代总经理举了个例子:在上世纪90年代,九重天餐厅最辉煌的时候,由于排队的客人太多,餐厅不得不动用保安维持秩序,“当时坐出租车,说‘渝都酒店’司机不一定知道,但说‘九重天’他们一定知道”。

尽管颐之时起家的特色是川菜,但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这里却成了重庆的年轻人吃西餐的首选之一。

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像九重天、老四川这样的“洋盘”餐厅,还有不少,如味苑、小洞天、朝天宫等等。如果在地图上将其位置标出来,就会发现:它们都“挤”在解放碑一带——如九重天的位置始终没变,在解放碑旁边的渝都酒店;颐之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直位于解放碑附近的国泰电影院旁边;“老四川”最初在八一路,后来搬迁到会仙楼,始终在解放碑附近打转……

相比“九重天”,另一个80后眼中的“洋盘”餐厅“颐之时”,历史更加久远,是重庆现存历史最长的著名酒楼。

“当时颐之时走的是高端路线,中西结合,不但有川菜,也有西餐,在当时那可是高级玩意。”从小在重庆长大的市民潘先生回忆说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刚刚改革开放的重庆,西餐还十分罕见,颐之时的西餐被公认为最正宗,引来许多市民去那里“开洋荤”,“一顿饭一般是十几块钱,在当时那算是有点贵了,但是客人还是很多”。

重庆解放后,“老四川”开始逐渐扩大,而改革开放后,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“老四川”更是得到了飞速的发展。

“根本原因在于体制的制约。”张正雄总结说,这些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辉煌一时的餐厅,绝大多数都是国有或集体所有制企业,机制僵化,在市场经济中很难挺过来。

在重庆80后的“小资记忆”里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与“九重天”和“颐之时”齐名的,还有一家“老四川”。

“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时,老四川餐厅安装了中央空调,还使用了天然气。”阎先生说,在当时的重庆,有这两样东西的餐厅可谓凤毛麟角。除了意识超前,餐厅的装修也极具特色,仿民族风格的牌楼式的门额以及门口的黄牛铜像,这些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重庆“小资”一族熟悉的面孔。

“上世纪90年代,直到21世纪最初几年,‘九重天’都是全重庆首屈一指的餐厅。”代总经理回忆说,“当时九重天大概有200个餐位,基本上天天爆满,以单位面积产生的效益来计算,在重庆的餐厅里首屈一指。”

“‘老四川’也是重庆一个著名的老字号酒店,历史不比‘颐之时’短多少。”“老四川”酒店所属的重庆颐之时饮食服务公司(原重庆市饮食服务公司)业务部部长阎先生告诉记者,老四川的前身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初,重庆一个专营牛肉食品的小摊,因为牛肉做得好吃,久而久之,“老四川”的名声便在山城传开了。

“要是想吃顿又好又时尚的怎么办?去重宾、颐之时什么的太贵,去老四川正好,又洋盘,价钱也不会太贵,差不多就跟今天吃火锅一样。”老重庆潘先生回忆说。

辉煌总有落尽时,随着时间之轮进入新世纪,曾经辉煌一时的这些餐厅,几乎都遇到了经营困境,逐渐没落。

“1992年刚刚建成时,渝都酒店是全重庆、甚至整个西南地区最高的建筑,当时还没有‘九重天’,现在餐厅的位置,那时是一个观景台。”7月23日,九重天餐厅代总经理介绍说,1992年,当时重庆的地标建筑、高度近百米的“渝都酒店”建成时,其顶部的旋转观景台曾引起轰动,1994年,为拓展经营渠道,观景台被改造为顶层旋转餐厅,被誉为“重庆餐饮常青树”的“九重天”就此诞生。